中山大学毕业4年的废物自述

感觉人生巅峰就是当年逆袭中大那一刻吧,自那以后就在废物(以下简称five)路上越走越远了。

年幼随打工的父母从某吃辣省份一个十八线小县城迁家到广东至今已十五年有余,十五年来的坎坷心路到如今成就了我这个five。

小学四年级到广东来读六年级,刚到广东,英语零基础,家附近小学入学考试英语就靠选择题乱选拿了28分(满分一百),成绩不够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入了学,只能花钱在老师家里补课,也就靠着补课第一次考试及格,第三次考试就满分了。

小学就读了一年,然后因为当时家里刚买房子还没资格入户(买房三年才能入户),公办中学读不了只能去读私立,父母咬咬牙把我送进了离家里比较近的一所私立寄宿制高中(当时本地人都不太愿意送孩子进去,一是贵二是军事化管理,虽然没有衡水那么变态,但是在本地是知名的),06年的时候学费就八九千了。

一是当时才到广东没多久,不会粤语(一年后基本就熟练听说了),而同学交流基本都说粤语,我很想融入但是却因为口音跟身高问题备受排挤跟歧视,当时同学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矮佬”,在宿舍里还被当时篮球校队队员的舍友欺负,被逼帮他洗衣服。

后来又被另一个稍微胖一点的舍友欺负,我哭着拿衣架跟他打了一架,我因为是受害者没被老师惩罚,经过这事他们也收敛了一点。

二是家里除了每周在学校吃饭的钱不给额外的零用钱,实际上当时我也是青春期长身体的时候,吃的比较多,第一个星期给的120块刚好够吃饭,但是第一个星期结束我父母接我回去问我听到我说120块全用来吃饭了,就很生气觉得我乱花钱,但是我当时是真的饿,吃饭就用光了,后来一星期就只给我100。后来初三一年,我经常因为周三周四就吃饭100块吃完了导致经常一周快结束的时候饿肚子又不敢跟父母说,所以我整个初中都是又矮又瘦那种。这也是我后来跟父母不太亲近的原因之一。

由于没有多余的零用钱,即使同学叫我出去玩,我也不太敢答应,因为这种高学费寄宿制学校的孩子家里一般都蛮有钱,出去玩肯定要花钱而我却没有钱。那时候网络游戏很火热,同学家里都有电脑跟宽带,很多也有psp之类的,而我父母不允许我上网,也没有电脑。这两个就导致我跟同学除了学业之外很难有共同话题,在本就受到一定排挤跟歧视的基础上,加剧了我的孤僻感。

三是从小学开始我父母的感情就濒临破碎,到了初中基本就名存实亡,开始是分居,我爸睡沙发我妈睡房间。后来基本上我爸就不回家睡了,但是她俩还是没有去办离婚证。打架虽然没打过,但是动不动吵架,我爸就甩门出去晚上不回来,我妈也是甩门出去说要回老家娘家,我还记得小学有一次吵架他俩出去之后留我一个人在家里,我扒着窗户看我妈出去哭着叫着让他们回来。

后来初中我住校,我就慢慢的开始对家里变得冷漠了,除了要生活费,我基本上不往家里打电话,那时候学校楼下每个柱子上都有电话卡的公用电话,每天下午下课后基本都被占满,很多人甚至边打边哭,而我却基本不打。

一开始难以融入的本地文化,加上受到本地同学一定的排挤歧视跟孤立,再加上父母矛盾家庭破裂,孤独痛苦的情绪无法排解无法释放,原本在老家活泼开放的我逐渐变得孤僻内敛,沉默寡言。虽然有这么多不利因素,但是当时我的成绩没有太差,全年级3600人排名大概270左右,最后中考差一分上广东当时最好的公立高中。我妈因为这个事当时说了我好久,后来没办法又只能继续读本校的高中部,好就好在我当时成绩虽然够不上公办生进不了最好的精英班,但是也能进与公办生精英班共用老师的尖子班(往下还有普通班跟“重点班”)。

到了高中之后,身边的同学不是同一批了,我学会粤语了,身高也到一米七几了,而且高中的压力也大了一些,周末就一天回家时间,所以被排挤歧视的程度变小了很多,但是仍然会有一些同学看不起我,不过我当时也没有太在乎这方面了。

因为物价各方面也都涨了,高中生活费涨到150一星期了,吃饭基本是够了,但是之前长身体时候吃的不够,高中压力又大,高中我最瘦的时候176才96斤。

我至今也不确定我高中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抑郁症,那时候家庭的破碎,学业的压力,无处排解。最难过的日子里,有无数次从楼上跳下去或者买安眠药自杀的想法,甚至同宿舍同学都告诉我说经常看到我凌晨两三点坐在窗台上哭(不过这个我印象不深),高二有一天我是真的凌晨两点到楼顶坐在栏杆边缘准备想跳下去,不过后来我还是下来了。

至于后来我还是没有真跳楼自杀,因为有一天我早上打铃前起来下楼买早餐,到楼下的时候亲眼见到一个跳楼的同学躺在花丛前面的地上还没死,那时候我其实毫无感受,甚至走到旁边看了一下又继续回去买早餐了。后来听说他是五点多跳的楼,离我下去不到半小时,送去医院前人还没死,食堂阿姨大叔们在他身上盖了一床被子,后来买完早餐到教室救护车就来了,最后还是没救过来。虽然我当时真没什么感觉(因为我们学校几乎每年都会跳一个这种),但是我当时看到他没死觉得跳了一开始死不了就没想再跳楼了。

再后来高三变成一个月回家一次了,这时候学业压力大,而我自己内心也是痛苦跟压力双重作用下,并没有放太多心思在学习上,晚上晚自习只要老师不在盯着,我基本上就是在看杂志或者听广播(当时广东广播电台fm107.5的音乐主播小真跟她晚上的音乐节目真的是安抚了我的心灵,尤其是节目开头贾鹏芳那首“悲”让我的心宁静下来),平时下午下课后到晚自习前的时间别人用来学习,我就跑去图书馆看中长篇小说,欧亨利三百篇,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等等国内外的中长篇小说看了不少,以及舰船知识等各种军事杂志。

就这样浑浑噩噩到了高考,高考前我的成绩也基本都是在理科270/1800左右的水平,大概就华农附近,根本没有上中大的可能。高考前一晚我没有看书,听了一晚广播,就这样第二天抱着破釜沉舟的心理去考试了,想着考不上好学校就离家出走浪迹天涯。

高考结束之后放榜,我考了628,全年级排150,班级排15,刚好够到中大分数线,由于初三的时候学校带我们去中大东校游学,还记得当年是一个旅院的漂亮学姐“wings”带我们逛,后来我就把中大定为自己的dream school,可惜造化弄人真让我有机会进入中大。

填志愿的时候,因为我全家族都没什么文化,父母这一辈都是小学初中毕业,表哥表姐基本都是不知名的二本三本,给不了很好的建议,那时候我又非常想尽快离开这个家庭离开这里,又看到自己已经离中大一步之遥,毅然决然第一志愿只填了个中大,第二志愿填了当时省内名声还不大的深大。

在选专业上,我再一次任性了一下,心理上觉得想报复父母家庭破裂带来的痛苦,作为理科生的我毅然决然的在前四个专业填了文史哲心理,结果中文没录到进了另一冷门文科专业。

在大学四年,说实话我确实没有好好学习:一是觉得自己只是运气好,真实实力不配上中大;二是进到大学以后看到同学个个都比你厉害,家庭比你好,产生了些许自卑;三是这个专业我不讨厌也说不上很喜欢,从骨子里我还是更喜欢理科的,但是大一转专业我们系就七个名额,我根本挤不进去,所以就自暴自弃了;四是到了大学以后,大一最爱我的外公去世,父母正式离婚,我自己想释放多年积压的情感,于是下课有时间就往网吧跑去玩游戏。

不过我大学也没有那么堕落,课虽然没有好好上,专业课基本不怎么听,就看历史哲学跟社会科学那一类的书,但是本专业的专业课也没挂过。除了一门退课不成功又没去上课的普通公选课0分挂了,还有就是一门中文系语言学的课我结课论文写了哲学的语言学转向被挂了。

感情方面,初中高中那种情况下谈不了恋爱也没人跟我谈,到了大学阶段也喜欢过一个女生,一米八的身高加上没那么丑的外貌,虽然自卑,但至少也跟喜欢的女生结识并熟悉,最亲密的时候去那个女生家里住过三天,临走的时候被她叫到闺房抱住说虽然现在不想谈恋爱,但是也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可惜我当时也不懂这些,不知道是不是被当做备胎了。反正没有成功,甚至到最后路上偶遇她都躲开我换条路走。自那以后,基本上就没再跟任何一个女生有过任何超过普通朋友的关系。

大学四年没有好好学习,也没有好好玩,相当于普普通通的过了四年顺利毕业,毕业论文得了个中也就心满意足了。

毕业后因为专业确实难找工作,加上大学啥都不懂,不知道提前去找实习,不知道找校友介绍BAT这些互联网公司的非IT类的实习,于是在迷茫地找不到工作的情况下被我爸叫回去某家央企保险公司应聘管培生。因为不限专业,加上确实少有985学校的学生去那个公司应聘,于是顺利入职。

管培生说是轮岗,其实我没换过部门跟领导,一直在做渠道管理岗,做了一年三个月,突然被另外一个部门领导拉到他跟我直属领导共管的项目里了,前面接手这个烂摊子的人都撂挑子不干了,只有我傻乎乎接下来。当时真是操着部门经理的心,做着主管该做的事,拿着3900的工资,每天还乐呵的忙前忙后,经常晚上九十点下班,后果就是三个月后项目是做成了,但是我那时候刚工作不懂,缺乏跟直属领导的汇报,导致被直属领导以为我站队站在另一个领导那边了,然后以工作中的一些失误将我从管理岗调到只有一群四十岁的阿姨的边缘部门坐前台收客户资料,在只有3900的工资情况下还要扣我20%工资三个月,于是我气不过第三天就离职一天办好手续就走人了,没跟我父母讲。

后来中间去了一家小保险公司,但是太小了没有发展前途做了两个月又出来,那以后对保险行业心灰意冷,18年又先后进了两家国企报社,但是发觉自己还是不太适合,年底又回保险行业到现在这家行业数一数二的公司了。到这家公司因为被介绍人坑了,前半年在最苦最累的部门岗位锻炼了半年,半年后抓住内部招聘的机会,凭借学历和毕业后两年坎坷经历以及积攒的行业阅历吹的天花乱坠才让现部门要了我,但是也就是个大客户销售岗,就是卖保险的(只不过我卖的不是寿险是财险),毕竟像我这种学校出来的去做销售还是少数。

可惜离开一个围城又进了另一个围城,大客户销售要么自己手上有资源,要么领导分配资源,可惜我手上既没有足够的资源,领导也没有多余的大客户分给我,已有的业务其他同事已经足够跟了不可能再分给我,导致我现在只能靠自己慢慢去开发,但是公司给的压力又大,我很快就过了保护期,到时候就在末位淘汰的边缘了。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很多话积压在心里需要释放。以前没有见识没有阅历,家庭也不能给与什么帮助,甚至在情感上都无法给与安抚反而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从初中到现在唯一高光就是考上中大那个时刻,其他时候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个five。

虽说现在也有些看淡了,但是也在做些努力,一方面考考中大双非法硕提升学历,过后再考行业内的证书提升专业度,另一方面也是通过校友圈积累些人脉。不奢望大富大贵,就希望多年后不再那么痛苦,能够一个人好好地过些平凡日子。

这就是我一个无房无车,25岁母胎单身没有人看得上,身无长物,在广东满打满算税后算下来月薪也就八千左右,甚至就连心灵上的自由都得不到的five的自述,无非是聊以罢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