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笼中》究竟真不真?四位格斗人直言不讳

7月8日,王宝强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八角笼中》接棒《消失的她》,登上单日票房榜榜首,并蝉联至今,展现出非凡的后劲。累计票房突破10亿、豆瓣7.6的开分,也印证了观众对其品质的认可。

影片根据2017年引起社会热议的四川凉山“格斗孤儿事件”改编,讲述了向腾辉(王宝强 饰)带领一群来自大山的穷苦孩子,通过练习格斗突出命运重围,探寻人生出路的故事。

由于“含格斗量”太高,所以对格斗不够了解的观众,对片中部分细节的认知会比较模糊,甚至有所误解。影视独舌近期对话了四位不同类型的“格斗人”,一方面为片中的格斗细节答疑解惑,一方面也让我们看到他们眼中的《八角笼中》是否会有所不同。

第一位格斗人,是资深的格斗赛事推广人张太海。他是多家格斗赛事的特邀解说嘉宾,现场解说场次超过1500场。他同时也是一名电影人,曾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中担任兵器顾问,也曾自编自导院线电影《三流勇士》。

第二位格斗人,是昆仑决75公斤级世界冠军、北京日照东方格斗俱乐部创始人郑召玉。他11岁开始接触格斗训练,2013年转为职业选手,曾在多项赛事中夺冠。

第三位格斗人是80后的老郝,曾经接受过6年的专业格斗训练,后因伤退役。虽然没能踏上职业赛场,但格斗成为了他现在强身健体的常用手段。

第四位格斗人是90后的小宋,曾通过练习格斗减掉了70斤的体重。因工作远离格斗训练数年后,他于今年春天再次走进伊力夏提拳击运动馆,找回了曾经的快乐。

虽然全片围绕格斗展开,但王宝强使用现实主义手法,深挖了故事之下的社会意义和精神力量,使其与传统体育题材热血、高燃的观感大不相同。

小宋觉得《八角笼中》拍得很不错,但并不燃。“片中给我触动最大的台词,是向腾辉说‘我再也不碰格斗了’。可能他觉得他活成那样,若再拿格斗去赚钱,就是对格斗的一种侮辱吧。和《激战》血脉喷张的感觉不同,这片子更打动我的是角色内心的纠结。接触过格斗的人,DNA会动。”

老郝则被片中的训练段落燃到了,因为这些空击、沙包、对练、实战、体能等项目都是他曾经练过无数次的,很容易触动到他的青春回忆。片中最打动他的也是文戏——向腾辉和母亲的对话。

张太海和郑召玉都认识影片的人物原型。两人均表示影片对人物和故事的改编非常出色,提炼出了人物原型恩波、苏木达尔基身上独特的人格魅力,抓住了格斗孤儿事件中的戏剧矛盾。

郑召玉表示,片中准确地还原了一些古老的训练方法,但最惊艳的并不是片子的比赛段落,反而是其传达出的“每个人都要挥出属于自己的那一拳”的精神,非常触动他的心。

张太海结合自己拍摄《三流勇士》的经验,讲到:“电影行业内的武术指导都是武校出身,擅长的是传统武术,对竞技格斗的技术动作了解往往不够深入。而格斗运动员又不太懂影像。再加上演员很难在短时间内熟练掌握动作,想拍出既严谨又好看,还新颖的格斗比赛,几乎做不到。”

在郑召玉看来,影片最后苏木(史彭元 饰)打的比赛并不是一场完整的格斗比赛,也就没有展示出技战术层面的看点。两人只是完成已经套好的招而已。“最后苏木获胜,是源于精神激励,气势起来了。”

对于苏木的反败为胜,老郝表示不太信服。他认为十字固一旦做成了就很难挣脱,片中给出的挣脱十字固的方式,有点儿不太现实。小宋则表示虽然自己预料到了哪个节点要上演反败为胜,但依然信服。毕竟在现实的体育比赛中,有很多最后时刻反败为胜的奇迹时刻。

《八角笼中》最现实的社会议题,在于向腾辉给了苏木等大山里的孩子一条出路。虽然练习格斗并不是现实中穷苦孩子唯一的出路,但从片中环境来看,如果他们不跟着向腾辉练格斗,人生走向可能会极其灰暗。

郑召玉虽然尚未退役,但已经创建了自己的格斗俱乐部。对于练格斗是否很赚钱,他最有发言权。“目前职业格斗选手的收入来源只有两个。一个是打各种比赛的出场费,一个是兼职当教练的课时费。”

“只有极少数的冠军级明星才能接到代言。观众在看比赛直播时所看到的广告,都是赛事的赞助商。格斗俱乐部很难像足球队、篮球队那样得到品牌商的赞助。普通的职业格斗选手,年收入大概也就五六万人民币,远低于人们的想象。”

张太海将职业格斗选手形容成“还在上学”。“很多人以为打上职业比赛就是工作了。其实更像是考上了大学。职业选手都是一边学习一边比赛的。他们需要给俱乐部交‘学费’(成绩好也可以‘免学费’),还需要去上体能训练课等‘补习班’。打比赛就相当于定期交作业。只有你成绩够好,从‘学生’晋级成‘教授’了,才能通过当教练、开拳馆等渠道把学费赚回来。”

郑召玉透露,一名职业格斗选手,为了维持高水平的竞技状态,一年的支出大概要15万元左右。

即便是业余练格斗,花费也挺多的。老郝舍不得在格斗俱乐部办年卡,通常借用健身房的操厅来训练。小宋则笑称自己是“装备党”,在购买拳击鞋、拳套上的花费已经超过了1.5万元。

“《八角笼中》的热映,可能会让大众对格斗的认识有所改变,看到它作为一项体育运动,积极向上、努力拼搏的一面。但具体到俱乐部招新上,可能帮助并不大。”郑召玉并不认为影片能带动一股“格斗热”。

《八角笼中》虽然口碑很好,但仍有挑剔的网友质疑苏木的饰演者史彭元不够敬业,没能练出一身“能打”的肌肉。

对此,四位格斗人的看法也出现了分歧。老郝直言“看上去确实差点儿意思”。郑召玉则表示可以理解,因为角色原型苏木达尔基本人便是体重不到60公斤的轻量级选手。“苏木的选角,至少在形象上、气质上,和我认识的苏木达尔基很像。”

我们特意将苏木达尔基的比赛照片,和史彭元在片中的剧照拿给了乐刻健身的私人教练晓鹏对比。据他目测,苏木达尔基的体脂率大概在8%左右,而史彭元的体脂率可能要接近20%。这是导致两人观感差别的根源。

据郑召玉介绍,职业格斗选手的力量及格线.5倍。虽然这个水平在健身房里已经足以位列“大神”级别,但由于格斗是一项更重视技术、反应速度、灵活性的项目,所以选手们不会刻意追求肌肉量。

晓鹏教练表示,职业格斗选手的肌肉线条是长年累月的训练磨砺出来的,一般人只靠格斗训练短时间无法接近。不过,如果能请到专业的健身教练来制定饮食和训练计划的线个月的时间就能将体脂率降低10%,从而在视觉上更为“逼真”。

小宋则给出了另一个视角:“你若看过一些格斗明星的社媒账号,会发现他们在非赛期也经常喝可乐、吃汉堡。那肚子上的肥肉一点儿也不比我们少。只不过他们比赛时展现的身材很好,所以很多人就觉得格斗选手身材必须很好。”

张太海认为,职业格斗和演员行业其实非常像,都是“老天爷赏饭吃(先天条件)排第一,祖师爷赏饭吃(后天努力)排第二。”

在聊天中,四位“格斗人”还特意提出了片中的一些细节。他们觉得如果缺少专业知识,这些细节可能会被观众忽略或误解。

张太海指出影片中所使用的词汇“格斗”其实并不严谨。在回忆段落里,青年向腾辉练的是散打,而后期孩子们参加的比赛,明显采用的是MMA(综合格斗)规则。“格斗也好、搏击也罢,都是一种泛指。细分下来有散打、拳击、摔跤、跆拳道、泰拳、自由搏击(KICK BOXING)、综合格斗等多种类别,只有练过的人才能分清。电影为了照顾普通观众,就都统一为了格斗一词。”

郑召玉提到小孩刚开始练格斗时,有一段在沙土坡上不停击打的片段。普通观众可能误会这段戏在表现格斗的耍勇斗狠。其实,这是一项针对性很强的训练,叫“地面锤击”。

“我们现在通常用布人或胶人等道具来辅助练习地面锤击技术,但片中小孩刚练格斗时向腾辉还很穷,条件有限,只能让他们在沙坡上练。”

老郝在看片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虽然孩子们的格斗动作都很规范,但王宝强在片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出手,却带有传统武术的影子。“他是‘少林俗家弟子’,一些发力习惯可能很难彻底改变了。”

小宋则想提醒大家,片中很多对练段落并没有把护具穿戴齐。“虽然能够理解影片是为了突出这群草根拳手的不容易,但我希望大家意识到对抗练习的危险性。我们做对练,还是应该把护具带齐。什么体重就配什么拳套。避免受伤还是很重要的。”

张太海还有一个担心,《八角笼中》关注的是格斗圈中起点最低的一群人,观众不要因此就觉得格斗圈素质低、环境差。其实随着近几年职业化的发展,从业者的文化素质普遍有了提升。

郑召玉坦言,虽然现在格斗选手的文化水平大都为初高中,但职业俱乐部普遍和一些院校机构有合作,只要选手自己有意愿,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训练之余,完成学历上的提升。“职业体育更尊重选手的个性发展和选择自由。”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很多格斗题材的影片里都会设计“服用违禁药品”的桥段来激化戏剧冲突,但其实这种事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郑召玉解释道:“我从没听说过格斗选手利用违禁药品来提升竞技水平的。一方面是咱们国家对这方面管理非常严格。另一方面,格斗不是纯粹比拼力量和速度,违禁药品并不会立竿见影。”

“现在格斗行业对运动科学越来越重视,不仅训练器材更丰富,训练体系更科学,而且还可以聘请运动生理学、康复学的专家来为选手保驾护航。科学的进步,才是竞技水平提高和运动寿命延长的最好保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